3的预测澳客网|澳客网彩票网竞彩足球

宇晶股份楊宇紅:“一個天生搞機械的人” 誠信創業20載∣約見·資本人

摘要

1999年,湖南益陽,37歲的楊宇紅從體制內主動跳了出來,在當地收購了一個小小機電廠,開始了自己當老板的創業經歷。 在此之前,楊宇紅與機械打了15年交道,先在益陽一家機械廠做了7年工程師,又在市技工學校校辦廠當廠長8年。

  1999年,湖南益陽,37歲的楊宇紅從體制內主動跳了出來,在當地收購了一個小小機電廠,開始了自己當老板的創業經歷。 在此之前,楊宇紅與機械打了15年交道,先在益陽一家機械廠做了7年工程師,又在市技工學校校辦廠當廠長8年。

  一家很小的零配件機電加工企業,楊宇紅投入多年積蓄,與幾個一起辭職出來的同事,和廠里原來的工人,組成了今天宇晶公司的前身,公司剛剛過完20歲的生日。

  宇晶股份所從事的多線切割機、研磨拋光機等硬脆材料精密加工機床,設備應用市場非常廣闊,這類設備的科技含量相當高。十多年前,國內沒有廠家有能力生產這類設備,只能從日本、韓國、瑞士等地進口;不僅成本高,售后服務也難跟上。楊宇紅一開始就瞄準了這塊空白市場。

  楊宇紅早期研發研磨機,主要用于手機接收信號方面的水晶切割。2000年后,手機市場崛起,隨之引發手機面板玻璃需求。手機玻璃女王藍思科技周群飛,2003年主動找上楊宇紅與他合作,藍思科技從而成為宇晶股份大客戶至今。

  2013年開始,楊宇紅下游客戶也也拓展到國內知名的磁性材料、光伏企業。

  宇晶股份預計2018年營收接近5億元,凈利潤超過1億元,一年的凈利潤就是當初楊宇紅對未來25年的創想。

  全景財經《約見·資本人》宇晶股份董事長兼總經理楊宇紅

  以下為視頻專訪內容:

  記者:你之前在機械廠當工程師,然后到技校當廠長,其實都還是在體制內。1999年前后,大家對體制還是比較眷戀的,你從這個體制跳出來,當時是什么樣一個想法或者說心態?

  楊宇紅:技校是勞動局辦的,是屬于事業單位,當時來說事業編制是很重要的,它是個金飯碗,但我覺得我出來應該會比在體制內干得更好,而且我自己也有這個信心,所以也沒考慮出來沒飯吃的問題。

  記者:把自己的家當全部投進來的時候,你有過擔心嗎?我投入的這七八十萬,它還是能給我確定帶來回報的?

  楊宇紅:我們還是充滿信心的,所以我沒考慮這么多,反正就一門心思把這個公司能夠干下去。

  記者:你當時怎么就覺得,我能夠在這個行當里面出頭呢?你的信心是來自哪?

  楊宇紅:之前我在技工學校校辦工廠的時候,也做過這方面相關的一些設備,但是都是檔次比較低,那時候在校辦工廠,這個做一下,那個做一下,反正七七八八的都做過,出來的時候,我們就主攻這個行業,就是研磨機、拋光機。

  記者:對于一個早期的企業或者一個公司來講,可能比較難度的是怎么突破客戶,你怎么去把研磨機、拋光機找到客戶?

  楊宇紅:當時另一家做研磨機的存在很多質量問題,一些客戶也希望有一個新的生產廠家能夠冒出來,把這些問題能夠解決,我當時恰恰就發現了那些機器存在的問題,我相信我能夠解決這些問題,所以正好就能夠進去。我記得第一年,1999年9月份的時候,第一年我們就完成了三百萬左右的銷售。利潤達到了六七十萬元,

  記者:你那時候對自己的規劃,比如說也許我五年或者十年之后,我是什么樣子?因為在體制內可能就看得到十年或者二十年之后,出來可能就不那么明顯能看到未來。

  楊宇紅:我當時想,做到六十歲的時候,把這個研磨機好好做一做,那時候沒有線切割機,在這個行業里面我們能做到排在前三位。1999年那時候37歲,到60歲,二十幾年,我說每年賺個500萬,二十五年(總共就是)一個億。

  記者:藍思是手機面板玻璃大王,你是怎么和藍思開始合作的?

  楊宇紅:那時候我做研磨機主要是銷給壓電水晶行業,屬于電子行業,水晶做成諧振器,比如說手機里面有一個接收信號的諧振器,信號過來。我們一開始研磨機、拋光機主要是應用于這個行業的。應用手機面板玻璃,那個時候整個國內做手機玻璃,藍思是排在最早的,做研磨機,我們還是最早的之一,也就那么幾家,所以藍思自己找到我們來了。

  記者:在這之前,手機玻璃用研磨機是國外的設備?

  楊宇紅:對,全部是國外的,在壓電水晶里面全部是用的日本的,到現在為止還有一部分半導體行業的研磨拋光機是日本的。

  記者:藍思找你們來提供研磨機,部分的替代國際設備,最主要的是因為成本比較便宜?

  楊宇紅:相對來說成本就低多了。

  記者:大概會低一個什么樣的比例?

  楊宇紅:低50%左右,這個空間就非常大了。

  記者:藍思主動找到你們,你成為藍思的供應商,你們一直能夠跟著他在產業鏈里面發展起來,你覺得最核心的因素是什么?

  楊宇紅:2006年,藍思又在瀏陽建廠房。離得這么近了,通過設備來解決她一些技術問題,離得近,隨時可以溝通和交流,這樣我們就形成了戰略合作伙伴關系。對她來說,這個設備供應商互相之間的信任很關鍵,所以她2015年,我記得她給我們發了一個獎,最佳忠誠獎,也就發了一家吧,就發了我們。

  記者:拓展到別的產業里的時候別的企業的時候,這種拓展的難度,你覺得難嗎?

  楊宇紅:藍思本身在行業里面的影響力擺在這里,大家非常認可藍思的水平和能力,所以我們再去跑別的企業,大家只要知道我們是藍思最大的研磨機、拋光機供應商,基本上就解決問題了。

  記者:這條路還真是挺好的,先找了一個大客戶,這個大客戶在業界非常有影響力,再拓展到別的產業、行業里面去,它就相對會比較容易。

  楊宇紅:現在我們經營的幾個行業,我們都是先從大客戶開始做起,小客戶就先放一放。因為你只有攻破了這些大的客戶,這個示范效應就擺在這里了。

  記者:用到硬性材料的切割,理論上都需要你們的設備,但是在拓展這些不同的下游領域的時候,你會做怎么樣一個選擇?

  楊宇紅:主要還是為手機面板玻璃。為手機行業服務的機器,相對來說它要隨著手機的變化,機器只能淘汰,要買新的,所以手機行業的那些老板也經常抱怨,“賺錢了,都買機器了”,這個市場也比較大。再加上手機的變化快,手機面板今天可能是這種材料,原來是玻璃的,下一步,因為5G通信的實施,后隔板也要采取玻璃的,還有要有一些陶瓷的,為了更漂亮,所以材料也在不斷的變,而且后隔板要采取玻璃的話,它要翻一倍,實際上研磨拋光機在2019年或者明年,應該還會有更大的一個需求。

  記者:我看公司員工380多人,不到400人,但看公司的產值,一年營收將近5個億,在我看來,(在制造業里頭)你們這投入產出比相當可觀。

  楊宇紅:實際上我這個人員大量的還是在研發,其實生產不是我未來的一個主要發展方向。

  我大量的還是研發,裝備制造業的研發是我們最核心的核心了。

  記者:我看到公司的研發費用占到營業收入的5%左右。

  楊宇紅::對,我們肯定還要提高到10%左右,所以我們募投項目里面有一個就是搞研發中心的建設。

  記者:你做國產精密加工設備領域,也是做了二十年,這個行業是從一個外資企業原來壟斷,到現在慢慢的國產設備在進行替代,你是怎么來看這個過程的?

  楊宇紅:確實二十年了,我自己見證了,那時候研磨機大部分都是進口的,現在誰去買研磨機、拋光機去買進口的?只有那些高端的、半導體的,國產的現在沒辦法代替。我們還有一些東西沒趕上。

  記者:你眼睛還是看前面。

  楊宇紅:我現在下一步想的就是我要把那些最高端的研磨機、拋光機能夠做好,能夠完全的替代進口的,那可能這種自豪感就會好一些。

  記者:您覺得自己創業成功的一個最大的心得是什么?

  楊宇紅:誠實經營,還有就是開拓創新。誠信這個很關鍵。我們要對客戶,一定是要真誠的。

  記者:你兒子之前在美國康奈爾大學讀書,現在是公司研發總監。你要求兒子回來的?

  楊宇紅:一方面我也是希望他回來,另一方面他自己也愿意回來,覺得做這個事情也有很大的興趣。

  記者:你最欣賞你兒子的一點是什么?

  楊宇紅:我最欣賞我兒子,不管多么辛苦,我們說干的勁頭非常大。

http://www.oemyo.com.cn/qjsxy/yjzbr/201902/W020190218345975188757.jpg

欄目介紹

推薦閱讀

官方微信

3的预测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