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的预测澳客网|澳客网彩票网竞彩足球

80后留守兒童變身記: 不當“碼農”當“鵝農”

  李剛

  [興國縣,隸屬于江西省贛州市,是共和國名副其實的將軍縣,56位將軍誕生于此。興國建檔立卡貧困戶40015人,深度貧困村36個。碧桂園集團通過苗木、水稻種植、養殖業等產業幫扶,助力興國2019年實現貧困縣脫貧摘帽的目標。]

  25年前,11歲的江西興國男孩吳永柏,懵懵懂懂中成了家鄉第一代留守兒童。與父母的離別,對他的人生影響深遠。吳永柏記得很清楚,父親臨行前的那個夜晚,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的水井旁乘涼,妹妹嗲聲嗲氣地說,爸爸要早點回來,不然二哥又要欺負我了。

  “平時不覺得父母在身邊有多么重要,不覺得有多么想他們,只有在遇到困難的時候,(父母的缺位)才會真正體現出來。”吳永柏對第一財經記者說,父母外出打工后,三兄妹由70多歲的爺爺奶奶照顧,老人心疼孫子孫女,每天都給他們做熱乎乎的飯菜吃。但老人抵抗力弱,時常同時病倒,這個時候,一家老小就特別想念外出打工的親人,希望他們能陪伴在身邊。

  第一代留守兒童,吳永柏說得舉重若輕,卻成為他人生中無法彌補的缺憾和烙印。

  回憶起父母不在身邊的日子,吳永柏還記得那些大雨滂沱的日子,同學們紛紛被父母接回家時自己的羨慕和沮喪。盡管如此,吳永柏挺佩服爸爸和媽媽。他知道,20多年前的社會和經濟環境,讓父母沒辦法在賺錢養家的同時留在家鄉照顧好孩子們,“肯定要丟開一代人,再搞好下一代人,這才是他們最終的目標,他們想得比我們要遠一點。”吳永柏理解父母的選擇,也看到了父母堅韌的意志力,不會埋怨他們,“他們不斷努力嘗試著改變,作為農村人有這種思維,我覺得已經能夠讓我們做兒女的感到敬佩。”吳永柏也正是從父母身上獲得了返鄉創業的勇氣和韌勁,盡管父親起初并不看好他的創業前景,認為繼續留在深圳才是更好的選擇。

  裁縫手藝精湛的父親去了福建石獅的服裝廠打工,不久后就拿到了高達900元的月工資。這是留在家鄉務農或經商都難以獲得的高收入。父親在工廠很快做到管理層,幫助大批鄉親也到廠里工作,帶大家一起賺錢。

  父母外出務工,讓吳永柏和弟弟、妹妹的生活和學習有了堅實的物質保障。但他更希望父母缺席成長的經歷不再困擾自己的孩子。“父母需要時能在他們身邊,孩子哭泣時能幫他們擦眼淚。”這樣的想法,讓他在深圳的IT行業里打拼10年后,毫不猶豫地回到家鄉。

  汽車穿過村莊和田野,抵達位于興國縣隆坪鄉龍下村油槽組一處山坳里的柏瑞灰鵝養殖基地。在辦公室等了一會,在電話中笑得爽朗的吳永柏穿著一身藍色工裝出現了。“先喝茶。”坐在辦公室里,他一邊泡茶待客,一邊通過基地各處的監控介紹自己的養殖基地。到2019年2月,吳永柏與合作伙伴一起,在興國建起了4個灰鵝養殖基地。2018年,他銷售到各地的灰鵝達到12萬只。

  80后程序員的“鵝農”之路

  吳永柏的返鄉之路,有源自鄉土和親人的情感誘發、引導,也有理性的計劃在一步步支撐。

  在深圳,吳永柏就職的公司為多家餐飲企業開發菜品管理軟件,哪些菜品利潤率高,哪些菜品帶來了最多回頭客,通過大數據分析一目了然。作為公司的項目經理,吳永柏為客戶提供精準答案的同時,也發現了返鄉創業的機會——深圳、香港等地鵝肉持續暢銷,對高品質原材料需求旺盛,而他的家鄉興國,正是國家地理標志產品灰鵝的原產地。灰鵝肉質鮮美,自上世紀90年代起就源源不斷地銷到廣東。這不正是自己苦苦尋覓的最佳返鄉創業項目嗎?

  “禽類里,鵝的銷售量在廣東包括深圳、香港永遠都是第一位,它也符合年輕人對健康食品的需求,市場前景非常好。”吳永柏頂住各種壓力回到興國,2016年第一批灰鵝上市時,卻遇到一波禽流感疫情,他熟悉的廣東市場大門關閉,眼看著待出欄的鵝就要砸在手里。“我跑到附近的小商小販那里推銷,送每人一只我養的灰鵝給他們嘗,免費。結果,回頭率很高,100個客戶會帶幾十個客戶給我。”靠最笨也是最真誠的營銷方式,吳永柏渡過了難關,“那個時候跑得太辛苦,夸張點說鞋子都走破了好幾雙”。

  “我小時候,每個春天和秋天,家里各要賣掉一批鵝交學費。”興國農村長大的吳永柏自幼與灰鵝親近,對兒時把灰鵝當作玩伴的情景記憶猶新。他要通過規模化養殖,激發出這個本地優質禽類的市場潛力。

  2014年底,吳永柏開始試驗他的返鄉創業計劃,到2016年,灰鵝養殖項目正式啟動。他要“用最先進的技術生產品質最佳的鵝肉,滿足年輕一代對生態、健康和口味的綜合需求”。隨著技術和模式的成熟,以及市場的穩步拓展,創業理想已經一步步成為現實。

  建立標準,幫扶鄉鄰

  興國,贛南的紅色將軍縣,臍橙是當地最知名的物產。早春二月,臍橙已經下市,春節前賣掉大批灰鵝后,吳永柏的養殖基地也安靜了許多。兩排育雛室里,兩批次鵝苗經過每天4~5次的投喂,生長迅速,為了保證鵝肉品質,鵝苗的飼料以基地種植的黑麥草為主,草料與精飼料的比例約為9:1。見到有人靠近籠舍,小灰鵝一邊躲閃一邊叫,求投食呢。

  為了學技術,吳永柏在網上查找大型養鵝基地的信息,跑去參觀、學習,“花了6個月時間走了一圈”,興國縣“養鵝辦”也大力支持他,但還是會遇到棘手的問題。2006年,一批鵝突然死亡,讓吳永柏損失了幾千元。找不出原因,他就去請教江西省農科院的專家,還聯系了省畜牧協會的專家。專家們詢問下來確認,基地當天使用切割機在墻上開窗,結果把鵝活活嚇死了。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期間,一旦走近鵝群,吳永柏就特別小心,提醒大家不要驚擾到膽小的灰鵝。

  求教專家,與商業伙伴合作建基地,全國各地拓展市場,吳永柏的“功夫灰鵝”成了響當當的品牌。他堅決摒棄令人產生田園遐想,卻無法保證食品安全的傳統散養方式,規范繁育技術和飼養流程,發展精細化生產模式,并將自己的技術傳授給上千名貧困鄉親,帶領他們一起建立合作養殖模式,一起發展產業,一起增收致富。“我們興國縣的大型養殖場,這兩年也建了三四個,都是在我這里設計的基礎上做起來的,他們都到我這里來參觀、學習。”

  吳永柏為與基地合作飼養灰鵝的貧困戶提供鵝苗和技術支持,政府和碧桂園集團則通過幫扶資金等方式支持農戶和這一產業體系。“碧桂園直接補助每個養鵝農戶300元,支持他們購買養殖設備和飼料草滋等。”吳永柏說,灰鵝長成后基地負責銷售,扣除前期墊付的鵝苗費用后,銷售款全部返還給養鵝貧困戶。去年,參與灰鵝養殖的農戶每家增收一到兩萬元,靠這一筆收入即可脫貧。“我們盡最大的努力去幫助他們脫貧,碧桂園的加入讓我們能夠把幫扶范圍擴展得更大、更寬、更廣,效益也更大。”站在黑麥草田邊上,吳永柏說。

  打造現世桃花源,用產業讓創業青年扎根

  “做扶貧、做鄉村振興,最關鍵的是人,是帶頭的人。有可能是村干部,也有可能是返鄉創業人。”碧桂園贛州區域興國縣精準扶貧鄉村振興項目部負責人、碧桂園高級社會責任經理張重慶說,年輕人回來的一個很重要原因就是可以在農村發展事業,“就像吳老板一樣,他覺得他的灰鵝事業在農村。”如果沒有合適的事業,年輕人不愿意也無法回到農村。

  返鄉創業青年被普遍認為是鄉村建設的領軍群體,出身農家,專注鄉村公益事業多年的張重慶認為,這是因為這一群體既能融入鄉村,又擁有視野、資金、技術、市場等鄉村缺乏的資源,可以撬動鄉村原有的豐富資源,而鄉村振興,正是鄉村資源合理活化的過程。

  資源的利用,關鍵在人。“另外一種說法叫生產經營主體,能帶領農戶一起發展產業。比方說合作社可能是一個主體,返鄉青年也可能是一個主體,有些龍頭企業也是一個主體。”從公益圈到企業社會責任領域,一直在農村與農民打交道的張重慶,對扶貧和鄉村振興的觀察結論之一是,這些帶頭人一定要有城市生活經歷。“在城市生活一段時間后,他就知道市場的需求是什么,什么東西好賣。”長期以來,政府和公益機構支持返鄉青年創業,前提條件則是他們要幫助更多的人,“需要這些青年有這樣的意識,就是創業的目的之一是要力所能及地帶領其他人一塊做,一起發展。”

  在偏僻山區,能回到村里創業、能真正帶來改變的人并不多。“有些人可以接受這些(鄉村振興)理念,但是不具備改變現狀的條件和能力,改變是需要成本的。”張重慶舉了一個自己參與過的倡導環境保護的例子。他說,農村和農民面臨的經濟問題很現實,沒有穩定的產業帶來持續的收入,農民不會接受空洞的道理。“我以前做過一些嘗試,持續地帶人到某個鄉村,在當地消費,購買農產品,來的人多了,經常告訴農民,你們這里環境很好,應該把土特產做大,農民慢慢知道原來這樣可以有穩定的收入,然后就意識到環境的重要,會主動保護環境。”

  通過因地制宜發展產業,帶動城鄉之間的經濟和人文交流,當顯著的經濟收益進入鄉村,農民得到實惠,他們的行動和行為模式也就有了改變的動力。

  推進城鄉互動,加強鄉村文化自信

  張重慶講述的鄉村振興的路徑,經過諸多公益項目的不斷實踐,與目前政府和企業的精準扶貧和鄉村振興模式也有機地組合在一起。望著窗外的養殖場,張重慶聊回灰鵝養殖,“比方說我們支持吳永柏,前提條件就是他必須要連接貧困戶一起發展產業。”

  農村有生態和資源優勢,“如果生態環境很好,就可以做鄉村旅游;如果文化有特色,可以做文化導賞;如果土地資源豐富,物產有特色,就可以做種植和養殖基地。”張重慶說,鄉村發展各項產業的過程中,很重要的一點是城鄉互動,包括各類資源以及觀念的互補、互動。張重慶說,鄉村的生態資源、文化資源是城市缺少的,互動交流過程中,農民可以看到鄉村的優勢,進而逐步理解產業發展的規則和模式,并找回鄉村文化的自信。“中國傳統文化的根在農村,應該把文化挖掘出來、傳承下去,讓農民知道將它們保留在生活中的意義。鄉村建設中有組織建設的內容,有產業,有文化、教育,這個模式才能成立。”生態、經濟、社會、文化等領域的共同推進,是鄉村振興的基本路徑。

  和張重慶一樣,在興國、東鄉、英德、平江、寧陜、耀州等全國14個貧困縣,碧桂園的專職扶貧干部常駐當地,通過為創業企業與合作社籌措資金、開放銷售平臺、提供產品和品牌咨詢服務等方式,推動創業青年們帶動貧困群體一起發展產業,擺脫貧困。碧桂園的扶貧干部中,有多位持續服務于鄉村公益領域的專業人士。他們將公益發展理念與地方特色相結合,在碧桂園集團的全力支持下,開辟企業公益助力鄉村振興的新模式。

  教育、產業、就業和黨建,是碧桂園扶貧的四大領域。實踐中,依據不同地方的不同情況展開。他們找到吳永柏這樣的返鄉創業青年,和他們一起整合資源、創新產品、開辟市場,推進產業更新,將精準扶貧和鄉村振興扎扎實實地融入社會發展潮流。

  他們看到了提升農民和鄉村文化自信的重要性。參與教育扶貧,推動傳統文化復興,保護良好的生態環境和景觀風貌,慢慢地,鄉親們參與進來主動保護、開發鄉村沉睡多年不被重視的資源。優越的生態環境、美味的特色食品、古老的文化遺產,成為鄉村振興的希望所在。

  進入3月下旬,吳永柏更忙了,山里電話信號不佳,他時斷時續的聲音依然底氣十足。“今年要注冊冷鏈鵝肉產品的商標,定位瞄準一二線城市市場。”冷鏈鵝肉定價會比較高,“要在生產上加大投入,也能確保合作養鵝的貧困戶得到更多收入。”吳永柏說,公司將完善產品溯源體系,消費者掃碼后就能看到各批次鵝肉的全程生產視頻記錄,確保吃得放心。吳永柏雄心勃勃,他今年的目標是賣出25萬只灰鵝,“碧桂園會向我開放碧鄉、鳳凰優選等銷售渠道,這就幫了大忙了。”

  每當提到鄉村,空巢老人和留守兒童總是不可回避的“刻板符號”,這一社會現象,隨著農村空心化日益凸顯。杜牧曾詩《歸家》,“稚子牽衣問,歸來何太遲”,但青壯年勞動力的歸來,離不開扶貧產業導入和壯大發展,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的桃花源,自然是返鄉創業青年無法拒絕的誘惑。

  乍一看吳永柏的灰鵝展翅,昔日留守兒童的遺憾得以彌補,這也許是鄉村振興的希望。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的预测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