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的预测澳客网|澳客网彩票网竞彩足球

渣打集團行政總裁溫拓思:未來三年宏觀環境會更有挑戰性

  本報記者 王曉 北京報道

  據不完全統計,出任渣打集團行政總裁三年多的時間里,溫拓思(Bill Winters)先后到訪了中國11次。最長的一次待了近10天,先后前往北京、上海、成都、廣州、深圳等城市考察和交流,而“一帶一路”、對外開放、“粵港澳大灣區”以及對中國市場的長期承諾,成為他多次中國行的關鍵詞。

  渣打集團(02888.HK)2018年報顯示,大中華及北亞區貢獻了41.11%的收入。溫拓思在近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指出,除在岸收入外,渣打集團介紹國外投資者參與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參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融資的收入、債券通業務等收入均統計在離岸收入中,這部分同樣取得了大幅增長。

  “未來三年,我們預見到宏觀環境還會更有挑戰性,但我們有信心實現渣打的潛力,為中國以及世界范圍內的客戶服務。”溫拓思表示。

  擔憂貿易保護主義升溫

  《21世紀》:你認為,未來三年宏觀經濟的挑戰主要表現在哪些方面?

  溫拓思:往未來三年看,我們總會看到挑戰。比如美國方面,金融危機爆發已超過十年,過去美國經濟都保持著比較穩定地增長,是否會出現經濟下滑的風險?從經濟周期上看是有可能的。雖然目前還沒看到相關跡象,但經濟周期是客觀規律,不能忽視。

  市場信心和中美之間貿易談判的結果和進展息息相關。如果中美之間的經濟關系緊張,市場信心會比較低迷,2018年全球范圍內資本投資下降。此外,全球都在擔憂,隨著貿易保護主義抬頭以及貿易摩擦升溫,全球貿易體系正面臨壓力。

  《21世紀》:渣打對中美貿易摩擦有什么切身感受?如何看待中美貿易摩擦接下來的形勢?

  溫拓思:渣打更多的業務是從事中國與亞洲其他國家(包括中東、非洲地區)的貿易融資,所以貿易摩擦對渣打直接的影響較小。我們也有一定的業務直接為中美貿易進行溝通和融資,但目前來看,增加的關稅對渣打業務影響還比較小。

  但如果中美貿易摩擦進一步升級,我們還是有一點擔心。這會對相關國家宏觀經濟增速產生影響,也肯定會對渣打的業績造成影響。我們非常希望看到雙方能夠開誠布公坐下來談,取得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成果。

  在中國方面,中國應在保護知識產權、對外開放方面更進一步努力。我們很高興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聽到高層決策者發出聲音,正在朝這一方向行動。我們希望雙方能夠達成讓彼此增加信心的協議,同時也要知道,結構性的改革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實現。

  對外開放注重穩定性

  《21世紀》:中國正在進一步推進改革開放。你覺得開放為什么如此重要?在進一步對外開放中渣打有何期待?

  溫拓思:開放確實非常重要,一方面,中國要保持產業在世界處于領先地位,必須要鼓勵思想、市場和人才自由地流動。另一方面,中國國內的市場確實非常大,但國外的市場也非常可觀,要進一步讓中國企業獲得國外市場的機會,中國也必須要保持自己市場的開放。因為開放一個行業就能夠更多地面對國際競爭,促使行業企業進一步提升服務和產品水平。我們堅信對外開放對中國非常重要,而且中國會進一步對外開放,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再次證明了中國在這方面的決心和態度。

  與過去十年、十五年相比,中國擁有了更加健全、穩定、成熟的金融體系,中國人民銀行非常強大,金融監管非常嚴格,中國的金融機構自身也非常強大。

  中國政府在改革和開放上一直保持著同樣的方向,而且方向是始終如一的,中國政府開放舉措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非常注重安全性、穩定性,這也是我們非常贊賞和同意的。

  對渣打而言,渣打有非常好的條件幫助中國進一步對外開放,而且也能在中國下一步對外開放中獲益。

  《21世紀》:去杠桿是2018年中國金融領域的關鍵詞,你如何看待去杠桿的成果?對于去杠桿方面有什么建議?

  溫拓思:去杠桿包含兩方面,一是提升債務的透明性,了解哪些人、哪些企業借了債,以及借債的渠道。二是要解決過多、過剩的債務問題,讓經濟發展從“債務驅動型”轉向“消費拉動型”。中國過去一年在這兩方面都取得了很大進展。債務透明度得到大大提升,信貸增長也得到了有效控制。

  去杠桿一定會對經濟有實質性的影響,也會對經濟增長有一定拖累。但央行以及其他監管機構比較早預見到這一點,他們出臺了相關措施抵消可能對經濟造成的負面影響,包括降低存款準備金率,鼓勵銀行向私人部門、民營經濟貸款等。

  重視項目商業可行性

  《21世紀》:渣打集團將“一帶一路”作為集團戰略。當前宏觀環境變化對“一帶一路”可能帶來怎樣的挑戰?對于推進“一帶一路”倡議有何建議?

  溫拓思:一些“一帶一路”項目接收國正在面臨來自政治和經濟方面的壓力。例如有一些非洲國家去年出現了經濟衰退,2018年中東經濟比較平淡,巴基斯坦出現經濟增速下滑等。

  這不意外,經濟周期是客觀規律。我們不僅要幫助這些國家的企業進行融資,還要幫助他們意識到,很多挑戰并不是結構性的,而是經濟周期帶來的。所以我們要和借款人一起共同渡過這些挑戰,而不是切斷他們的融資。

  這些周期再次提醒我們,在開展“一帶一路”相關項目時一定要注重經濟可持續性和經濟效益。中國在強調加強“一帶一路”相關項目經濟可行性研究和檢查,更嚴格對項目經濟可行性進行調研。我們一直強調這些項目在商業方面的可行性,我們也借助自己對項目的認識、對當地經濟的了解提供專業的見解。

  對于中資企業以及中國的政策層面,我認為,當中國深度介入這些國家經濟的時候,當他們經濟遇到困難和挑戰的時候,中國有義務幫他們擺脫困難。西方在過去花了很長時間才學到,例如八十年代拉美經濟危機、九十年代亞洲金融危機、21世紀全球金融危機中,我們都看到貸款人有義務幫助借款人渡過經濟周期的難關,中方也有這樣的意向幫助上述國家和地區渡過暫時性的困難。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的预测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