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的预测澳客网|澳客网彩票网竞彩足球

時隔兩年再融資迎松綁窗口 定增投資方盼放松減持約束

  本報記者 譚楚丹 深圳報道

  導讀

  業內人士認為,再融資市場的重振核心,事實上是價格以及鎖定期,這關乎機構投資者能否順利買進和退出。

  再融資政策年內有望迎來解綁。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券商人士處獲悉,監管層召集券商研究與討論現有再融資政策,考慮放寬部分限制,其中涉及恢復鎖價發行、減持退出、批文期限等。

  自兩年前再融資收緊以來,定增市場出現大幅萎縮,2018年募資規模下滑逾40%。業內人士認為,若討論內容能順利落地,這對于解決上市公司融資難題,有重大意義。

  在業內人士看來,要想重振再融資市場,“如何解決機構投資者順利買進與退出”為關鍵問題。只有資金活水流動,再融資市場才能煥發生機。

  定增渠道回暖在即

  再融資政策風向有可能迎來轉變。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2日了解到,圍繞再融資政策松綁,監管層召集券商征求意見。

  上海一家券商投行人士2日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監管層計劃對再融資政策進行調整,具體可能包括創業板取消連續兩年盈利、放松前次募集資金進度和效益基本達標的要求;非公開發行對象增加;擴大募集資金規模、募投項目批文、土地等放款條件;放寬補流要求等。

  從現階段討論結果來看,定增批文有效期可能會由6個月放寬到12個月;發行股本規模由現在的不超過本次發行前總股本的20%可能提升到50%。創業板定增方面,連續兩年盈利要求可能縮短至一年,刪除前次募資使用良好的限制條件;但資產負債率45%的限制可能不會調整。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另獲得消息了解到,有基金公司被證監會召集做再融資專題匯報,該人士也預計再融資年內有可能放松。

  對于監管有意解綁再融資限制,包括上市公司、券商投行在內的業內人士普遍表示翹首以待。

  對此,資深投行、前保薦代表人王驥躍2日表示,當前再融資政策已經對上市公司發展構成了嚴重影響,對支持上市公司發展不利,與擴大直接融資政策導向不符,必須要改。

  深圳一家券商投行人士同日接受采訪時亦談到,希望能盡早推出新政。“去年有些上市公司等定增批文等了一年;有些創業板公司達不到兩年盈利要求,沒有辦法申請融資,資金鏈非常緊張。我們希望監管層能盡快解決上市公司融資問題。”

  也有券商已經行動起來,前述上海券商人士表示,公司內部已經提醒業務部門,在拓展項目過程中提前知曉監管可能會放寬限制的情況,積極儲備項目。

  回顧近年來再融資政策的變化,定增規模由此從萬億跌至千億水平。2017年證監會對再融資政策修訂,旨在抑制過度融資、募集資金脫實向虛等現象。隨后定增市場迅速萎縮。2017年定增規模1.27萬億,同比減少24.73%;2018年該規模繼續大幅下滑,跌至7523.53億元,同比下跌逾40%。

  隨著后來在2018年股票市場以及金融監管環境發生變化,部分上市公司股票質押頻現危機,有實際控制人資金斷裂,隨后多地紓困大潮出現。

  除了上述監管層討論內容以外,對于再融資放寬建議,前述深圳券商投行人士表示兩點想法,第一恢復鎖價發行能否擴大品種,希望一年期也能被包括在內,因為一年期占大多數。第二廢除創業板資產負債45%限制,能對中小民企有更多的包容空間。

  王驥躍表示,要降低融資沖動,根子上是降低融資難度,便利融資了,一次搞個夠的沖動就下降了,所以要力推閃電配售和儲架發行。

  活水資金為破題命門

  業內人士認為,再融資市場的重振核心,事實上是價格以及鎖定期,這關乎機構投資者能否順利買進和退出。

  上海一名私募基金人士2日向記者表示,在上述監管層討論內容中,從機構投資者角度來看,最為關心恢復鎖價發行和減持。即三年期鎖價定增,允許董事會前鎖定發行價格;投資者鎖定期滿后,可能會刪除原減持新規要求12個月內減持不超過50%,放寬減持規定。

  北京一家公募基金專注定增投資的基金經理同日表示,從投資端來看,減持約束的放松很重要。

  據了解,在2017年5月,證監會及交易所發布“減持新規”,其中就對定增減持進行約束,要求定增投資者解禁后首年集中競價減持不得超過定增股份的50%,這意味著延長定增投資時間周期。

  “機構投資者投資周期一被拉長,就要承受更多的市場風險,就在去年A股市場大幅下行,定增投資普遍浮虧。另外,再加上市價發行,機構投資者沒有安全墊。所以對于發項目角度來說,定增發行非常困難,沒有投資者愿意參與。”前述深圳券商投行人士談到。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對2018年已經發行的定增項目市場表現進行統計,截至4月1日,即使在今年一季度A股回暖的背景下,仍有42%出現價格倒掛情況。

  該名深圳券商投行人士表示深有感觸,“定增非常不好發,有的大股東向機構投資者進行兜底承諾。但去年市場下行太快,大股東自掏腰包兜底,非常不容易。”

  王驥躍表示,改革的核心是價格和鎖定期,價格應該由市場形成,限制底價更多情況是大股東被迫兜底,不讓投資者順利賣出買進也就更慎重。

  此外,監管層在內部討論中還談到,創業板與主板定增投資者人數可能會增加,由10名或5名放寬到35人。“投資人數變化可能引來更多資金參與定增市場。”上述北京基金經理表示。

  (編輯:羅諾)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的预测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