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的预测澳客网|澳客网彩票网竞彩足球

讓三億人常年滑雪 萬億冰雪經濟可期

  除了季節與場地的約束之外,中國冰雪運動多以體驗式消費為主,真正有冰雪運動習慣的還很少

  李攻 邵海鵬

  卞志良有一個“小目標”,就是讓三億國人常年“滑上雪”。

  三億人,常年,滑雪?這看起來并不是一個“小目標”,但卞志良已經開始行動了。去年,卞志良在山東省體育中心開了一家名為“三翼”的冰雪運動俱樂部,“三翼”其實就是取了“三億”的諧音。

  卞志良是泰山體育產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泰山體育”)的董事長,而泰山體育是國內體育器材方面的領軍企業。

  除了鋪設1000平方米的仿真冰場、3臺模擬滑雪機和其他裝備之外,“三翼”冰雪俱樂部目前全部免費教學,承擔教學場地、師資和教學設備等全部費用。

  卞志良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三翼”的模式今后將推向全國,包括廣州、深圳這些南方城市,目的就是為了培養人們對冰雪運動的認知和熱愛。

  萬億的市場規模

  日前,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以2022年北京冬奧會為契機大力發展冰雪運動的意見》(下稱“意見”),除了要提高冰雪運動的競技水平、在北京冬奧會上多拿獎牌之外,更提出“冰雪產業蓬勃發展,產業規模明顯擴大,結構不斷優化,產業鏈日益完備”的目標。

  冰雪運動產業規模有多大?卞志良告訴第一財經記者,2017年,中國的冰雪產業總規模約為3976億元,到2020年冰雪產業總規模將達到6000億元,到2025年會達到10000億元。這包括從服裝器材、場地設施、人才培訓、運動體驗、賽事表演到“互聯網+”等方面都蘊藏著巨大市場和發展空間。這是一片“藍海”,可以引諸多英雄競折腰。

  在冰雪之鄉吉林,冰雪經濟已為當地經濟和產業發展注入動力。2018年,吉林省接待游客人次和旅游綜合收入同比增長15.15%和20.07%,分別高于全國平均水平4.65和9.17個百分點,其中冰雪旅游產業占比1/3。

  南方的“追雪”一族也越來越多。根據《中國冰雪產業發展研究報告(2018)》,在2017~2018跨雪季統計年度,滑雪人次達到1930萬,其中南方區域(秦嶺-淮河以南)滑雪人次為375萬,占比近20%。報告認為,滑雪人次有望在2018~2019雪季首次突破2000萬大關。

  根據體育總局、國家發展改革委等七部門聯合制定的《全國冰雪場地設施建設規劃(2016-2022年)》,到2022年,全國滑冰館數量不低于650座;滑雪場數量達到800座、雪道面積達到10000萬平方米、雪道長度達到3500千米。

  但現實的問題是,中國現有的雪場主要集中在東北、華北、西北地區,規模普遍不大、功能不全、雪期不長,雪季時人潮涌動,供不應求。同時,冰雪運動以前在國內發展緩慢,國內的器材制造商也很少,國際標準、器材生產基本被北歐、美國壟斷。

  3億人“滑雪”

  上述意見提出,力爭到2022年,中國冰雪運動總體發展更加均衡,普及程度明顯提升,參與人數大幅增加,冰雪運動影響力更加廣泛。

  國家體育總局政策法規司相關負責人日前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就這一目標進行了細化:即努力實現帶動3億人參與冰雪運動的目標。

  但受自然環境的影響和限制,目前國內的冰雪項目集中在東北三省、內蒙古和新疆等少數地區,參與人群基數與全民人口數量相比寥寥無幾。

  之所以呈現這種狀況,除了季節與場地的約束之外,還因為我國冰雪運動多以體驗式消費為主,真正有冰雪運動習慣的人很少。還有就是學習和參與冰雪運動需要較多的費用,入門門檻很高。

  新疆阿勒泰市阿爾泰山旅游有限公司董事長史志強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游客到雪場,高昂的滑雪場門票價格、昂貴的滑雪裝備,都會讓很多潛在的滑雪愛好者望而卻步,要把這些問題都解決了,就能夠很好地推動產業發展。不能讓滑雪在中國成為一種貴族的運動,否則實現不了“3億人”的目標。

  史志強舉例說,到滑雪場來滑雪,費用不菲,比如有的滑雪場門票一天就要700~800元。滑雪要買滑雪服等裝備,像樣的滑雪服就得4000~5000元,一個好一點的頭盔得2000多元,眼鏡2000多元,雪板7000~8000元,鞋子得4000~5000元,隨便一弄都得2萬多元。

  為什么滑雪門票的價格那么貴呢?這是因為水貴、造雪費用貴、電貴。造雪機能用的,就是進口造雪機,機器一開就得20多萬元,壓雪車300萬~400萬元,其他的一些滑雪工具,沒有一樣是便宜的,纜車建設也得幾千萬元,這讓很多投資者望而卻步。史志強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冰雪運動擴展需要克服瓶頸

  “持續深入實施冰雪運動‘南展西擴東進’戰略,不斷推動冰雪運動四季拓展,充分調動社會各方積極性,依靠群眾、貼近群眾、發動群眾、服務群眾,讓更多群眾參與到冰雪運動中。”國家體育總局政策法規司相關負責人在談及“意見”時如是說。

  中國大眾文化學會冰雪文化專業委員會主任單兆鑒,是中國第一位全國滑雪冠軍,被外界譽為“中國滑雪之父”。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南展西擴東進”戰略,推動冰雪運動向四季拓展。這很大程度上改變了過去只是由中國東北省份承擔冰雪運動發展主要責任的產業格局。這是一個大方向。

  但要達到這一目標,顯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史志強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當前的滑雪場運行,基本上都是公益性為主,很難實現盈利,所以對企業來說,投資滑雪場的動力不足;未來肯定還需要更多的滑雪場,因為雪場數量還不夠。

  他說,建設滑雪場勢必有一部分樹木會遭到遷移、砍伐,有些滑雪場正是受限于生態紅線,而制約了產業的發展。每年出境滑雪的游客超過30萬~40萬人,如果這30萬人留在國內,能帶來很大的經濟效益,至少能夠解決1.5萬人就業。

  卞志良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冰雪運動裝備的研發應屬國家工程,僅憑一個企業的投入,往往難以為繼,需要國家給予大力支持。

  史志強建議,國家應該像對待體育場館一樣,全力以赴地支持滑雪場地的建設。因為滑雪場所發揮的作用要遠遠超過體育館,體育館一天容納幾百人,而滑雪場能夠容納幾萬人,而且對產業的拉動也很大,能夠解決很多人的就業。

  冰雪運動的普及和推廣,學校教育也是關鍵方面之一。上述意見提出,推動全國中小學校將冰雪運動知識教育納入學校體育課教學內容,制定并實施冰雪運動教學計劃。

  4月2日,上海市教委、上海市體育局確定格致中學等39所學校為上海市“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奧林匹克教育示范學校”,向明中學等57所學校為上海市中小學校園冰雪運動特色學校。

  畢竟尚在起步階段,即使在學校推廣也面臨著瓶頸。泰山體育相關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冰雪運動進校園推廣過程中,對于中小學的推進始終沒有取得實質性進展。主要原因:一是中小學考慮更多的是學生的安全問題,教學安全、出校園教學的交通安全;二是采用冰雪進校園有地方,沒有設備,教育沒有資金預算也很難申請到相關投入。

  目前,新疆各地大力普及冰雪運動,在阿勒泰、烏魯木齊等地開設中小學生滑雪、滑冰課程。阿勒泰市開展了“雪都全民進雪場”活動,在冬季,中小學生每周都有一節滑雪課,上課地點就在滑雪場。

  史志強表示,這為新疆冰雪運動打下了更堅實的群眾基礎,有助于培養出更優秀的冰雪運動員,還將擴大新疆冰雪旅游的消費人群。

  他說,滑雪場畢竟有淡季旺季,建議給滑雪場一些補貼政策,比如大學生上體育課期間到滑雪場,可采取雪場按照成本價接待學生,政府再給予補貼的方式。這也是很好的落實3億人冰雪運動的辦法。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的预测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