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的预测澳客网|澳客网彩票网竞彩足球

浙江自貿區掛牌兩周年:低硫保稅燃料油市場等風來

  每經記者 葉曉丹    每經編輯 徐斐    

  2017年4月1日,浙江自貿區正式掛牌成立,彼時浙江自貿區提出要以油品全產業鏈投資便利化和貿易自由化為核心。

  兩年后,從最早的以油品全產業鏈為核心到如今打造油氣全產業鏈,走在“先行先試”道路上的浙江自貿區正不斷摸索成長。保稅燃料油作為油品全產業鏈的一個突破口,浙江自貿區交出了一份不錯的成績單。

  當前圍繞油氣全產業鏈,一些油氣企業正在積極籌謀上下游產業鏈布局,民企、國企與外企在資本與資源上的競合趨勢日益凸顯。此前浙江自貿區提出“對標新加坡”,如何消除與新加坡之間的保稅燃料油價差,利用“限硫令”的機遇期提升舟山在船用保稅燃料油業務上的份額、拓展后期海事服務市場,成為浙江自貿區試點改革步入“深水區”的一大挑戰。3月27日至29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前往舟山,實地走訪了浙江自貿區內的多家油品企業、天然氣企業以及浙江自貿區相關部門。

  以保稅燃料油作為突破口

  自成立之初,浙江自貿區便將保稅燃料油作為油品全產業鏈的突破口。彼時,浙江自貿區的相關官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把保稅燃料油作為整個油品全產業鏈的突破口,主要是基于三點考慮:一是前期已在保稅燃料油供應方面開始探索,并取得了一定突破;二是已在保稅燃料油政策爭取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三是舟山具有開展保稅燃料油加注的特殊優勢,例如舟山具有獨特的區位、岸線資源優勢。

  記者從舟山當地了解到,保稅燃料油并非出自舟山本地,而是先從新加坡進口然后再進行調和。而在浙江自貿區掛牌成立之初,舟山與新加坡保稅燃料油的價差約在每噸20美元。

  為了進一步打開該突破口,在保稅燃料油政策方面,浙江自貿區在全國首創“一船多供”“先供后報”“一庫多供”“跨關區跨港區直供”等監管便利化措施。3月28日,浙江自貿區管委會副主任夏文忠表示,當前舟山與新加坡保稅燃料油的價差維持在每噸5至8美元左右。

  浙江自貿區用了兩年時間,在保稅燃料油領域交出了一份相對不錯的成績單。根據浙江自貿區提供的數據,2018年舟山船用保稅燃料油供應量達359萬噸,比2017年(180萬噸)增長一倍,占全國總量30%以上;結算量達566萬噸,占全國50%以上,超過上海躍升為國內第一加油港。同時,超過美國長灘港、日本東京港等港口,首次躋身全球十大船用保稅燃料油供應港口之列。

  夏文忠透露,2019年,浙江自貿試驗區力爭全年實現油品貿易量4500萬噸以上,油品貿易額2600億元以上;保稅船用燃料油供應突破400萬噸,結算量占全國50%以上;油品儲存能力達到3100萬立方米。

  舟山中燃船舶燃料有限公司總經理張燕表示,浙江自貿區成立以來,企業充分享受到了創新政策機制帶來的紅利。

  據了解,目前舟山已經有12家企業獲得保稅燃油經營資質,2018年舟山還引進了首家外資供油企業信力石油(舟山)有限公司,該公司為新加坡協力石油公司在舟山新設的子公司。

  信力石油(舟山)總經理白永超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母公司在新加坡和富查伊拉港口均有布局,而母公司看好的下一個港口是舟山,故而在舟山設立子公司,布局船用保稅燃料油市場。

  低硫燃料油市場等風來

  此外,白永超還表示,受“限硫令”政策影響,2020年行業內或許會出現很大變革。“對于企業而言會產生哪些影響,現在還很難判斷。如果相關政策能如預期,那么未來舟山的燃料油供應量超過富查伊拉、追平新加坡也有可能。”

  而在船用保稅燃料油行業內,備受關注的“限硫令”是指國際海事組織(IMO)在《國際防止船舶造成污染公約(MARPOL)》中制定的2020年“限硫令”,按照新規定,2020年1月1日起,所有遠洋船舶都必須將航運燃料油中的硫含量由3.5%降低至0.5%。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多家油企獲悉,在低硫油市場布局方面,有不少企業已有規劃。浙江省石油股份有限公司在其海事服務體系建設計劃的第一階段(2018~2022年),提出要申請成為保稅燃料油調和經營企業,通過租賃或建立形成20萬方的燃料油儲運調和基地,從國外大型貿易商處采購低硫資源,在出口退稅政策落地后,采購國內煉廠生產的低硫原料開展低硫燃料油調和,年調制生產燃料油80萬噸。

  舟山市當地的一位政府官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低硫油有利于減少環境污染,而且國內煉化企業產能過剩,如果國內的煉化企業能夠生產低硫油,也有助于產能釋放;但現在國內煉化企業對生產低硫油的意愿并不強烈,其主要原因在于企業生產低硫油不能享受出口退稅政策,無法享受退稅企業的生產成本就會增加。

  而一位熟悉國際航運的人士透露,由于新加坡低硫燃料油煉化能力有限,所以如果“限硫令”實施的話,國內煉廠若能在享受出口退稅的基礎上生產低硫燃料油出口,就更具備價格優勢,也能吸引更多的國際航運船舶,有利于形成浙江自貿區的海事服務市場。

  此前舟山提出要“對標新加坡”,但從當前市場而言,舟山與新加坡在保稅燃料油上的差價一時間價差難以消除。浙江自貿區的一位官員透露:“去年有一段時間,舟山與新加坡在保稅燃料油上的價差比較接近,從市場角度而言,近期要與新加坡取得價差平衡,比較難。為什么呢?因為舟山的保稅燃料油本身就是從新加坡購買的,這其中包含了從新加坡到舟山的運費,這筆成本很難消除,此外,還包括新加坡的貿易商買賣的利潤。”

  上述浙江自貿區官員還表示,要消除價差,最主要的還是要在低硫保稅燃料油出口退稅政策方面取得突破,再利用中國過剩的產能,為國際航行船舶供應自己生產的低硫燃料油,“這是供給側結構的改革,也是一個大的格局轉變”。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的预测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