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的预测澳客网|澳客网彩票网竞彩足球

海外投資機構搶籌卻“快出” 人民幣上漲行情見頂效應隱現?

  本報記者 陳植 上海報道

  隨著4月1日中國364只中國國債和政策性銀行債券被正式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海外投資機構再度掀起人民幣搶籌熱。

  截至當天19時,境內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徘徊在6.7110附近,盤中一度創下日內6.7001,離6.7整數關口僅一步之遙。

  “這波人民幣搶籌上漲從上周五就開始了,若不是英國議會第三次否決英國政府脫歐協議導致美元指數被動上漲突破97.30,人民幣匯率很可能早早突破6.7整數關口。”一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認為,這已經成為不少海外投資機構短線操作人民幣獲利的慣例。即每逢中國股市債市加入全球指數(或提高權益)前夕,他們就買漲推高人民幣匯率200-300個基點再獲利退出,博取無風險套利收益。

  在他看來,海外投資機構之所以不愿持續推高人民幣匯率,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發現人民幣匯率在6.7上方依然面臨較強的阻力。一方面是英國脫歐一波三折與歐洲經濟不景氣導致歐元英鎊下跌壓力驟增,倒逼美元指數被動上漲令人民幣匯率承壓;另一方面多數投資機構似乎達成了某種“默契”,在中美貿易談判尚未出現實質性結果前,6.7似乎是人民幣匯率的階段性頂部,除非美元指數意外大幅跳水下跌。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持續徘徊在6.7一線震蕩,不少對沖基金與銀行機構擔心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反彈行情已經“見頂”。

  “事實上,我們的人民幣匯率估值模型顯示,當前人民幣匯率價格已充分反映美聯儲鴿派貨幣政策、全球經濟不景氣、中國外貿順差下降與貨幣政策進一步寬松等眾多因素的影響,甚至不少對沖基金同行認為6.7存在高估成分。”Exencial Wealth Advisors首席投資官Tim Courtney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盡管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短期見頂存在“共識”,但他們逢高沽空人民幣套利的熱情卻不高,甚至不少對沖基金不愿輕易加倉人民幣空頭頭寸。

  搶籌,遭獲利回吐盤壓制

  多位外匯交易員透露,上周五美元指數一度跳漲至97.3,卻沒能阻止人民幣匯率大漲逾300個基點觸及6.7120附近,足以顯示海外機構的搶籌拉漲熱情。究其原因,這些機構認為隨著中國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未來20個月內,逾1000億美元的指數追蹤資金將流入中國債券市場,由此推高人民幣匯率均衡估值。

  “事實上,這種搶籌拉漲效應并不令市場感到意外。”上述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認為,3月初A股在MSCI全球新興市場指數的權重被調高前,海外投資機構也通過搶籌人民幣多頭,一度將人民幣匯率從6.7130推高至6.6852附近。

  在他看來,這儼然已經成為海外投資機構的一種操作慣例,只要中國金融市場對外開放出現新舉措新動向,他們就直接在外匯市場拉高人民幣匯率進行無風險買漲套利,分享這份政策紅利。更何況,每次200-300個基點的無風險買漲套利收益,對眾多海外投資機構而言并不是一個“小數目”,畢竟隨著越來越多高信用評級德國日本國債收益率重回負值,這些海外投資機構擔心債券投資正面臨無利可圖的窘境。

  但他發現,一旦人民幣匯率觸及6.7上方,這些參與搶籌買漲人民幣套利的海外投資機構就會顯得格外謹慎,甚至很多對沖基金在6.7050附近就開始獲利了結。究其原因,一是他們認為很多中資貿易企業在6.7上方擁有大量遠期購匯期權頭寸,自己的拉漲行為最終讓他們順利獲利離場,等于給他人做了嫁衣;二是不少對沖基金內部秉承一個觀點,若中美貿易談判沒有出現實質性的具體成果,人民幣匯率在6.7上方是“站不住腳”的,很可能遭遇獲利回吐盤的反撲。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很多海外對沖基金之所以圍繞中國金融市場對外開放采取快進快出式的短期搶籌買漲獲利退出策略。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發現2月以來人民幣匯率波動性明顯低于去年11月-今年1月,令他們的波動性套利策略很難獲得理想的回報。因此,他們對持續推高人民幣匯率賺取波動性套利策略收益的熱情降低不少。

  年初以來上漲行情“見頂”?

  隨著人民幣匯率多次突破6.7遭遇“無功而返”,不少海外投資機構開始擔心人民幣匯率這輪上漲行情似乎已經“見頂”。

  “目前持有類似的觀點的海外對沖基金并不少。”一位美國對沖基金經理透露,這也讓不少對沖基金將人民幣匯率估值模型做了調整,比如將原先均衡匯率從6.65調整至6.7,部分對沖基金則直接在6.65-6.68區間買入沽空人民幣的外匯期權產品。究其原因,他們注意到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持續上漲并沒有引發資本回流(今年前2個月銀行結售匯依然呈現約30億元的逆差),反而是逆周期因子的引入令人民幣匯率額外增加了300-400個基點的漲幅。因此,他們認為人民幣匯率某種程度是因為央行逆周期調控政策出現易漲難跌效應,導致人民幣匯率短期內存在高估現象。

  但是,盡管不少華爾街對沖基金認為人民幣匯率存在“高估”跡象,但整個外匯市場沽空人民幣的頭寸較年初并沒有出現明顯的增長。

  “很可能是近期美元下跌壓力驟增,讓對沖基金不敢貿然加入人民幣空頭陣營。”他指出。

  摩根士丹利近日發布貨幣策略報告稱,隨著美國今年減稅措施效果明顯減弱,預計刺激效果將會比2018年減少50個基點,加之美聯儲貨幣政策不斷“轉鴿”,美國“松財政、緊貨幣”措施暫告終結的必然結果,就是美元資金回流本土的趨勢將被打破,導致美元即將開啟下跌行情。

  “但這也不足以讓海外投資機構貿然加倉人民幣多頭押注人民幣匯率突破6.7,除非中美貿易談判取得實質性的具體結果。”Tim Courtney指出,事實上,目前海外投資機構對人民幣匯率的投資操作,一直處于某種矛盾心態。一方面基于越來越多海外資金加倉人民幣國債股票而認為人民幣匯率理應快速上漲,另一方面卻又受制中美貿易摩擦、近期英國脫歐波折(引美元強勢反彈)與人民幣匯率獲利回吐盤持續壓制,不敢輕舉妄動。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的预测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