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的预测澳客网|澳客网彩票网竞彩足球

美油、布油價差迎回歸“窗口” 國際油價續刷年內新高

  本報記者 董鵬 成都報道

  國際油價創年內新高

  國際原油價格已經連續四周上漲。4月3日,布倫特原油期貨與NYMEX原油期貨主力合約報價盤中雙雙創下年內新高69.93美元/桶與62.98美元/桶。但在全球面臨經濟衰退風險的背景下,業內人士對未來的石油需求及油價走勢表示擔憂,原因是,未來油價還面臨著美國制裁伊朗“到期”以及OPEC會議延后等諸多變量因素。另外,當前對沖基金正加碼原油期貨多頭頭寸,他們也預測油價高企未必能持續很久,因此僅是找機會將此前的原油看漲期權期貨頭寸扭虧為盈。

  導讀

  “油價反彈趨勢能否確立,仍然存在諸多不確定性。但是,考慮到6月美國管道運輸瓶頸緩解等因素,美油、布油價差短期內有望進一步回歸。”

  興業期貨提供的數據顯示,3月以來,Brent原油管理基金凈多頭頭寸開始走平,同期WTI原油管理基金凈多頭則拉出了一條明顯斜線。

  這使得兩大原油期貨在雙雙創出年內新高的同時,二者價差出現明顯回歸。截至4月3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稿前,WTI原油主力05合約報于62.79美元/桶,Brent原油主力06合約報于69.8美元/桶。

  “早前受OPEC減產力度更大影響,市場普遍存在布油強、美油弱的預期,如布油凈多頭頭寸去年12月開始上升、美油今年1月才開始上升,便是佐證。”興業期貨原油研究員陳雨桐4月3日介紹稱,直到近期持倉數據公布后,二者預期才有所改變。

  需要指出的是,雖然受減產消息等利好影響,4月3日國際油價集體突破,已經逼近此前市場預期的70美元附近,但未來還面臨著美國制裁伊朗“到期”、OPEC會議延后等諸多變量。

  廣發期貨首席原油分析師姚曦4月3日表示,油價反彈趨勢能否確立,仍然存在諸多不確定性。但是,考慮到6月美國管道運輸瓶頸緩解等因素,美油、布油價差短期內有望進一步回歸。

  美油領漲

  4月3日收盤,國內INE原油期貨主力上漲1.26%,當周累計漲幅達4.33%。

  但是,若從年初以來市場表現來看,INE原油漲幅卻是三大期貨品種中漲幅最小的。截至發稿前,WTI原油、Brent原油主力年初至今分別上漲了36.91%、28.77%,均明顯高于INE原油的24.61%。

  國內與國外價格差異的原因在于,國內原油期貨交割品來自中東,其價格波動與Brent價格聯系更為緊密。

  國泰君安提供的數據顯示,INE原油期貨上市首年,其與Brent原油期貨相關系數為0.82,若將匯率因素考慮在內,與Brent原油期貨相關系數則高達0.93。

  “整體漲幅弱一些,是受到了今年人民幣持續升值的匯率因素影響,同時國內前幾月原油進口量也創下了歷史同期新高,庫存的增加也對油價上行產生一定抑制作用。”姚曦介紹稱。

  反觀WTI原油期貨,則成為了近期引領國際油價上行的主角,并于本周站穩60美元/桶上方。

  究其原因,在于美國內部、外部帶來的利好支撐。

  “前兩周,美國原油庫存出現意外下滑,同時活躍鉆井數量連續六周下降。對外,美國對伊朗制裁的表態沒有出現明顯放松,甚至未來加大制裁力度的可能性還在加大。”陳雨桐表示。

  宏觀層面亦是如此。首先,市場對中美貿易談判預期越來越好,其次美國進入貨幣政策拐點階段,很可能從不加息進入到降息階段。

  還有一個細節,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位于美國的一家煉廠,早前原料均來自沙特進口原油,但是今年已改為使用北美當地原油,挺價態度十分明顯。

  “美國原油期貨在60美元/桶附近,積累了較多的期權持倉,到期日又集中在4月15日左右。在本周價格突破60美元后,對于這些期權賣家而言,需要在期貨市場上進行買入平倉,一定程度上又提供了推漲的作用。”姚曦表示。

  基本面與宏觀面疊加效應下,WTI原油期貨一路走高,并吸引了多頭資金集中進入到市場中。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會員會(CFTC)最新數據顯示,投機基金持有的NYMEX原油凈多量為448619手,較上周環比增加33873手。

  油市的確定和不確定

  雖然INE原油尚未公布持倉明細數據,但是4月以來確有一定規模資金重新回流。

  截至4月3日收盤,該品種總持倉為5.8萬手,較4月1日時增加超過1萬手,只是較前期8萬手的峰值尚有不小距離。

  回流幅度有限,一方面與國際油價逼近心理價位有關,另一方面也受到了未來不確定性較多以及上漲趨勢不夠明朗的影響。

  “布油逼近70至71美元附近,已經基本達到此前市場預期價位,如果繼續維持上漲,就需要獲得除了OPEC減產消息以外的一些因素來驅動。”陳雨桐評價稱。

  在她看來,未來油價主要面臨著兩個主要變量。

  其一,4月底伊朗第一批制裁豁免到期后,美國會如何應對,是否會出現表態與實際執行不一致的情況。其二,OPEC會議延遲后,未來是否會延續減產計劃,這需要看美國對伊朗制裁落地情況而定。

  道理很容易理解,若美國繼續加強對伊朗制裁,油價將維持升勢,早前嚴格執行減產計劃的OPEC為自身利益,亦有可能降低減產力度,反之亦然。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美國頁巖油井衰減率較高,在開采1到2年后,單井產量會出現10%至20%的下滑,若想維持整體產量穩定便需要不斷投入新井,以規模彌補原油油井的產量下滑。

  “長期來看,美國原油供應壓力仍存,今年主要是中小油田出現下滑,但是雪佛龍這類巨頭進入到二疊紀盆地,其資金實力更強、成本優勢也更明顯。”陳雨桐稱,當地DUC(庫存井)數量亦始終保持高位,在解決運輸瓶頸問題后,可以短期內迅速釋放產量。

  與走勢不明的國際油價相比,美油、布油的價差回歸相對確定一些。

  據他介紹,2018年上述兩大原油期貨曾經出現10美元以上的價差,但是隨著近期美油期貨的走強,二者價差已經回歸至7美元附近。

  此前巨大價差存在的原因,除了OPEC成員國減產力度更明顯以外,還包括美國原油出口運輸面臨瓶頸,彼時其內陸原油出口需要通過汽車運輸到港口,成本較高。

  但是,進入今年6月,美國新開管道預計會投入使用,屆時運力不足的問題將得到明顯緩解,出口量增加的預期也使得WTI原油近期走勢,要明顯強于Brent原油、INE原油,這也帶來一次跨市場套利的機會。

  “時間點上看,可能要等5月份左右,到時美油交易的就是06合約,二者價差有望得到進一步回歸。”姚曦表示。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的预测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