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的预测澳客网|澳客网彩票网竞彩足球

聶艷申請運營主體之一拜克洛克破產 ofo否認其為公司員工

  ■本報記者 李喬宇 

  日前,一則ofo申請破產的公示引發市場關注。有報道稱,ofo運營主體之一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拜克洛克)作為“被申請人”而出現在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申請人為聶艷,日期是3月25日,辦理法院為北京海淀區人民法院。

  有相關律師對《證券日報》記者談到,如果相關人士對于拜克洛克的破產申請被受理,那么亦會穿透到ofo其他相關公司,包括ofo的另一運營主體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ofo方面相關負責人告訴《證券日報》記者,聶艷并非公司員工,此舉為用戶行為,ofo目前運營一切正常。

  記者隨后查閱ofo應用軟件注意到,該應用軟件顯示相關業務一切正常。

  聶艷是誰?

  據ofo方面透露,4月3日,ofo小黃車已就相關事宜與法院進行了溝通。至于溝通結果,ofo方面則表示“沒那么快有結果”。

  有接近ofo人士亦對《證券日報》記者透露,聶艷是債權人,“不是ofo公司的人,是個用戶”。而ofo方面稱該債權人有意通過媒體進行曝光。但“ofo的人說他們自己不會申請破產”。

  在上海創遠律師事務所許峰看來,用戶申請ofo破產的可能性幾乎為0。許峰對《證券日報》記者談到,申請破產需要一定費用,是要按照企業的資產金額來算的,“這種極端情況理論上不會發生”。

  至于申請ofo運營主體破產的聶艷究竟是何種身份?許峰談到,如果公司出現資不抵債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時候,相關公司債權人或股東有權申請公司破產。

  “申請破產,并不等于進入破產程序。”投資金融律師董毅智原因《破產法》內容談到,債權人提出破產申請的,人民法院應當自收到申請之日起五日內通知債務人。債務人對申請有異議的,應當自收到人民法院的通知之日起七日內向人民法院提出。人民法院應當自異議期滿之日起十日內裁定是否受理。

  董毅智告訴《證券日報》記者,只有在法院受理申請后,才會進入重整或破產清算的程序。至于如果ofo提出異議,法院是否會受理破產申請,董毅智表示,各個法院這部分裁判的尺度不太一樣,還要看具體的受理結果。

  “如果正常的話,債權人很少會申請相關公司破產。”董毅智談到,“可能是債權人覺得機會不多。”

  但有相關ofo供應商對《證券日報》記者談到:“我們當然不希望ofo破產,活著就有希望。”

  且戰且退

  ofo的財務狀況并不樂觀,有相關知情人士告訴《證券日報》記者,據其了解,ofo的資金狀況并沒有明顯好轉,目前還是維持活著,“先保證不斷氣,在做好持久戰的基礎上尋找新的生機”。

  “有人帶著被褥去催款了,可能是小供應商。”上述知情人士談到,但這解決不了實質問題,對于小企業而言,“欠款是會把人家壓垮的”。

  ofo方面強調,ofo目前運營一切正常,有關債務也在訴訟或者協商當中。ofo小黃車在各個城市還在正常運營,有持續的投入和管理。

  記者查閱ofo手機應用軟件了解到,相關業務仍然可以使用,押金退還狀態仍顯示為排隊中。談及押金問題,ofo方面談到,對暫時拖欠用戶押金表示誠摯的歉意,并一直在積極尋求為用戶退押金的方法,“ofo會堅持負責到底”。

  記者隨即走訪了ofo另一主體公司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的注冊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西三環南路14號院1號樓620室,記者注意到,該地址屬于首科大廈中的北京首科創融科技孵化器有限公司,地址工作人員承認ofo此前在該地址辦公,但“已經搬走很久了”。

  在丹棱soho——ofo此前的另一處辦公地點,記者注意到該辦公地點內尚有ofo的相關標識,但在周三的下午4點已大門緊鎖空無一人。

  “很多人來問,但ofo其實從來沒有入駐過丹棱soho,他們可能是通過其他公司名字到丹棱soho辦公的。”有丹棱soho工作人員告訴《證券日報》記者。記者隨即向該工作人員展示了ofo兩家主體公司的名字,該工作人員表示“兩個名字都沒有”。

  至于ofo是何時搬走的,上述工作人員談到“陸續有人在搬,說不清究竟是什么時候搬走的。”

  ofo位于互聯網金融中心5樓的辦公地址仍在運營狀態,但據該大樓工作人員談到,“原來在信息欄有標識,現在摘掉了。”

  在互聯網金融中心,ofo前臺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公司并未破產,押金也在陸續退,“可能要再等3、4個月”。

  在4月3日這個工作日的下午,ofo位于互聯網金融中心的辦公地點顯得有些冷清,鮮有工作人員出入辦公室。談及公司顯得冷清的原因,該工作人員坦言:“公司沒有以前好了,錢都用來退押金了”。

  ofo方面在聲明中最后一句“春天來了,我們將繼續為用戶服務”引人遐想。隨著天氣的轉暖,共享單車訂單量的回升,ofo的資本寒冬,是否會過去仍未知。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的预测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