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的预测澳客网|澳客网彩票网竞彩足球

晉商銀行IPO陰霾不斷:前董事長被查 副行長受賄2005萬

  近日,山西晉城市中級人民法院披露, 晉商銀行黨委委員、董事、 副行長栗建強受賄行賄案開庭審理,栗建強被指控任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在職務調整、辦理貸款等方面,收受財物合計2005.67萬元。

  今年2月底,晉商銀行披露H股IPO材料,擬登陸港交所主板,建銀國際、中金公司和招銀國際為聯席保薦人,募集資金用于強化資本基礎,以支持業務持續增長。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山西省最大的城商行,晉商銀行高管腐敗案件不斷,除了該行副行長栗建強,晉商銀行前任董事長上官永清也因為涉嫌職務侵占等被刑事調查。

  對于上述事件,晉商銀行在IPO申請版本中稱均系上官永清和栗建強的個人不當行為導致,相信兩個事件不會對銀行業務、財務狀況和經營業績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鐵打的副行長”落馬

  栗建強可謂晉商銀行的“老人”,卻在該行擬上市前夕馬失前蹄。

  2018年9月,分管信息科技和網絡金融的晉商銀行副行長栗建強,被山西省紀委調查。

  2018年12月,山西省紀委發布公告稱,栗建強嚴重違法違紀并涉嫌犯罪,決定給予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今年3月29日,山西晉城市中級人民法院(簡稱“晉城中院”)一審開庭,審理晉商銀行黨委委員、董事、副行長栗建強受賄行賄案,栗建強的相關違法違規細節才得以曝光。

  此前,晉商銀行在IPO材料中稱,栗建強因涉嫌參與賭博等違法違規事項被刑事調查。

  3月29日,在法庭上,晉城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指控,2002年至2017年,栗建強在任職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職務調整、辦理貸款、承攬工程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公司法人及個人共43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2005.67萬元。

  2007年7月,被告人栗建強將收受他人的《庚申年》猴票一版(經鑒定價值人民幣110萬元)用于行賄。

  券商中國記者注意到,栗建強可謂晉商銀行“鐵打的副行長”,在離開工商銀行后,2007年栗建強進入晉商銀行前身太原商業銀行擔任副董事長和行長,2009年2月任組建后的晉商銀行副行長,2009年8月任晉商銀行黨委委員、副行長,在被免職前擔任該行執行董事、副行長,這意味著栗建強擔任了晉商銀行長達9年的副行長。

  晉城中院表示,庭審中,公訴機關出示了相關證據,栗建強及其辯護人進行了質證,控辯雙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發表了意見,栗建強還進行了最后陳述,并當庭表示認罪、悔罪。庭審結束后,法庭宣布休庭,該案將擇期宣判。

  前董事長也被刑事調查

  無獨有偶,栗建強并非晉商銀行首位出事的高管,該行前任董事長上官永清也因違法違紀被刑事調查。

  晉商銀行IPO材料披露,原董事長上官永清在2014年7月離開晉商銀行前往山西國信投資集團擔任董事長,2016年6月,上官永清因涉嫌職務侵占等違反相關法律法規事項被刑事調查,后被開出公職。

  截至目前,針對上官永清的刑事調查仍然在進行中,相關司法機構尚未公布此事件細節信息。

  晉商銀行認為,上述案件是上官永清個人不當行為導致,且在上述事情發生后,對銀行日常業務中容易被董事、高管施加不當影響的關鍵環節進行了調查,進一步加強針對董事和高管行為的監督與制約。

  而在栗建強事件發生后,晉商銀行也表示采取了相關措施,例如進行嚴格內部培訓,就違規事件專門給員工做專題警示教育會,強化了管理人員之間的互相監督和員工對管理人員日常行為的監督渠道。

  晉商銀行還聘請了獨立內控顧問審閱銀行內部控制環境,包括針對識別、報告和預防員工違規事項的內控程序和培訓。

  晉商銀行認為,通過上述措施,已經采取了合適的行動防范類似事項,截至目前沒有收到有關監管部門對上述措施的異議或提出進一步措施的任何要求,相信兩個事件在個別或在總體上均不會對業務、財務狀況和經營業績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不良貸款率高于行業均值

  晉商銀行于今年2月底在港交所披露IPO材料,記者注意到,相對其他城商行而言,地處山西的晉商銀行不良率顯著高于行業平均水平。

  晉商銀行是山西省唯一省級法人城商行,總部位于山西太原,于2009年2月28日正式掛牌成立,其前身為太原市商業銀行。

  晉商銀行前五大股東包括:山西金控、華能資本、太原市財政局、長治市南燁實業集團和山西潞安礦業(集團),持股比例分別為14.69%、12.33%、9.58%、9.26%和7.38%。

  財報顯示,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9月末,晉商銀行的資產總額分別為1733.86億元、2068.7億元和2084.34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0.32億元、12.3億元和10.6億元。

  截至2018年9月30日,資本充足率12.42%,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10.3%,撥備覆蓋率184.52%。

  晉商銀行披露,截至2016年、2017年和2018年9月末,晉商銀行發放貸款和墊款分別為685.78億元、971.9億元和1048.9億元,對應的不良貸款分別為12.8億元、15.97億元和19.02億元。

  不良率方面,晉商銀行不良率遠高于行業均值。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9月末,該行不良率分別為1.87%、1.64%和1.81%。銀保監會公開數據顯示,城商行2016年、2017年和2018年9月末不良率分別為1.48%、1.52%和1.67%。

  晉商銀行解釋,2018年不良貸款率增加主要是部分制造業和批發零售業公司的借款人經營困難及還款能力減弱。晉商銀行認為,如果不能有效保持資產質量及增長,該行財務狀況及經營業績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響。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9月,晉商銀行貸款前五名行業分別為制造業、采礦業、房地產業、批發零售業、租賃及商務服務業,占貸款總額比例30.4%、22.9%、17.4%、9.2%、6.0%,不良率為3.13%、1.70%、0.10%、8.32%、0.47%。其中,該行18.1%的貸款投向于“兩高一剩”行業鋼鐵行業及煉焦行業,不良率為3.27%。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的预测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