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的预测澳客网|澳客网彩票网竞彩足球

公募基金A股話語權削弱 私募和外資迅速崛起

    公募行業通常以基金持股市值占A股流通市值的比例來考察基金對A股市場影響力。根據最新公布的基金2018年四季報,公募持有A股市值為1.47萬億,比2007年減少1萬億,占A股流通市值的比例從曾經的27.93%高位降到目前的4.17%。

  與此同時,隨著外資、私募的崛起,機構間力量此消彼長,公募基金定價權、話語權的旁落引發行業的深層次憂慮。

  基金持股市值10年滑落

  偏股基金淪為“大散戶”

  銀河證券基金研究中心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公募基金持有的權益投資總市值為1.56萬億元,其中,持有的A股市值為1.47萬億元,比2007年峰值時減少1萬億;目前持股市值占A股流通市值比例為4.17%。

  想當年,基金在A股市場的分量要重得多。2007年9月30日,這一指標創出27.93%的最高紀錄,之后一路下行,2015年6月30日,降至4.16%,2017年12月31日達到最低點3.87%。雖然基金行業整體一直在成長,但是,基金持有A股市值比例10年來大幅下滑,持股規模較2007年底2.47萬億元的峰值仍相去甚遠。

  銀河證券基金研究中心總經理胡立峰認為,雖然公募持有A股市值在近10年中持續下滑,但是,在2015年6月到2018年12月的3年多時間里,公募基金持股市值占比一直穩定在4.15%左右,體現出公募基金抵抗下跌的頑強。

  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也認為,A股市場持續低迷,導致公募基金中權益類基金規模持續下降。基金對市場的定價權、話語權隨之下滑,這自然與市場行情低迷有關,更重要的是,很多基金沒有給投資者創造足夠收益,甚至還造成了較大的虧損。

  從公募基金自身結構來看,偏股基金正在淪為小眾品種。從銀河證券統計數據看,截至2018年底,總規模13萬億的公募基金中,貨幣基金占58.36%,債券基金占23.21%,混合基金、股票基金的比例只有11.44%和6.23%。曾經是基金業“主力”的混合偏股型基金、股票基金,如今的處境已相當邊緣。

  北京某中型公募副總經理分析,公募的權益投資落后于行業整體發展狀態,主動權益投資的占比也因此持續走低。而如果反向思考,貨基、債基規模快速增長,主動權益投資規模相對萎縮也在情理之中。

  華南某大型公募基金副總經理認為沒必要糾結權益投資十年原地不動。“做投資最重要的是讓投資者真正賺到錢,不論是貨幣基金,做短久期、高信用的債基,符合市場需求,讓投資者賺到錢才是公募行業的初心。”

  私募和外資崛起

  挑戰公募權益投資地位

  與公募持股市值萎縮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近年來外資、私募不斷崛起,其他類型的機構持有A股的市值在逐漸縮小與公募的差距。

  銀河證券基金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9月底,境外機構與個人持有境內股票市值1.28萬億元,同期公募基金持股市值為1.69萬億元,二者相差約4100億元,而2013年底時二者的差距高達1萬億元。截至2018年底,公募基金持有A股市值萎縮至1.47萬億,而當年四季度,北上資金新增678億元。隨著持股市值的此消彼長,境外資金對A股的持有市值將進一步縮小和公募基金的差距。

  中國基金業協會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登記備案的2.44萬家私募管理人合計管理規模同比增長15.12%,達到12.78萬億,逼近公募13萬億的管理規模,而百億級別的私募基金已有234家。

  中國證券基金業協會會長洪磊透露,截至2018年年中,各類私募基金持有A股市值達9804.91億元,占A股總市值的1.95%,已經成為公募基金、保險資金之后的第三大機構投資者。

  可以說,過去幾年,私募基金的迅速崛起和公募基金持股市值的停滯不前形成了強烈對比。

  楊德龍表示,隨著A股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等國際指數體系,外資對A股的配置需求大幅增加,加上A股估值處于全球最低位置,吸引外資這兩年大幅流入A股。未來外資可能會取代公募成為第一大機構投資者,將極大地影響A股生態。楊德龍表示,外資在A股主要流入的是一些優質白馬股,其估值有望得到提升,一些績差股、題材股可能會進一步被邊緣化,價值投資的理念會更加盛行。“外資對A股市場定價權的影響力會增加,必然會提升藍籌股的表現。”

  滬上一位基金公司研究總監也認為,外資重視整個市場的估值體系、波動率,看重公司治理,資金的來源更長期,會逐步影響A股的投資理念,長期價值投資將成為主流,秉持長期投資理念的基金管理規模會越來越大。

  胡立峰也認為,未來股市更加多元化是好事,機構之間不應該是博弈的關系,而是投資理念、投資方法的競爭與學習,是定價權的競爭。

  也有業內人士表示,雖然外資和私募發展勢頭強勁,但短期內仍然無法與公募相比擬。

  德邦基金FOF業務部總監王群航認為,短期內私募和外資還無法挑戰公募基金的地位。雖然私募有兩萬多家,但做二級市場的不多,百億級別私募比例也不高;外資機構規模、業績都沒有公開披露,很難說他們的影響力會超過公募基金。“市場足夠大,私募、外資和公募面向的客戶群體、投資風格各不相同,都要面臨做好業績、服務客戶的問題,但他們可以各行其道,并不必然存在所謂的博弈關系。”

  雖然如此,也有行業人士反思,公募在商業模式上確實存在問題。

  北京上述基金公司副總經理認為,以基金規模獲取管理費的商業模式存在問題。基金管理人的收入來自基金規模而不是業績,好的業績與規模并不存在直接的相關性,無法形成業績上“獎優罰劣”的機制。而私募的收費模式是業績提成,是為投資者負責的,好的業績直接與收入掛鉤,優秀的基金管理人可以借助這個平臺獲得更好的待遇,投研團隊的質量也會越來越高,實現良性循環。

  上海一位基金公司人士認為,公募基金的話語權下降是好事,說明市場的參與者變得更加多元化,市場更加活躍。公募基金受到的監管單一,使基金公司在投資方法、投資約束都很接近。如果市場上的公募占比越來越大,從而導致投資出現一邊倒的風格,也未必是好事。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3的预测澳客网